宠物辞世还可以这样挥泪告别

  遗体清理、送别……到了告别环节,当工作人员轻轻关别室的门,里面立马传来大哭声。刚刚一直很隐忍、只是默默流泪的女士一下子情绪崩溃,过了许久才平复下来。这是8月21日晚太原市长风东街附近一家宠物火化场所的一幕,被火化的是一只10岁的金毛犬,因为身患肿瘤,这只金毛犬在当天晚上8点多辞世,随即被主人送来这里。

  22日凌晨零时许,随着1200 的高温,金毛犬化成了一缕青烟,给主人留下的,是一小坛骨灰。

  近些年来,养宠物的人越来越多,很多宠物和它们的主人结下了深厚的情意。但是,即便能寿终正寝,一般情况下猫狗的寿命只有十几年,很多主人都会面临为宠物送终的场面。今年5月,位于太原市长风东街的宠物火化场所开始为失宠人提供服务,负责人是两名80后女孩。

  她们为什么要开办宠物火化场所?3个月来,她们又了怎样的宠物与主人之间的故事?连日来,记者进行了采访。

  22日下午,记者根据百度地图,左拐右绕来到这家宠物火化场所附近时,一位穿着长裙、时尚漂亮的年轻女士在口等着。她就是负责人之一、1989年出生的小刘。

  来这里之前,记者在微信上看到一段给辞世宠物做清洁的小视频,视频上只能看到一双戴着橡胶手套的手。小刘说,那双手就是她的手。不过,看着面前的小刘,记者一时很难把手和人对应起来。小刘的合伙人是1988年出生的小张,同样是位美丽的女士,虽然年龄不大,但已经是两个小孩的妈妈。

  小刘和小张都是忻州市河曲人,小刘在留学3年回国后在太原一家银行工作。小张是在太原上的大学,毕业后就留在了太原,早早就结婚生娃。

  “我喜欢狗狗,现在养的是一只7岁的博美犬,还是我在留学时买的。再以前,我还养了一只京巴,2015年,养了15年的京巴患了腹腔积水,不吃不喝特别痛苦,我就给它实施了安乐死。当时,我还没想过宠物也可以火化,挖了坑把狗狗埋了。”小刘说,开宠物火化场所,是爱人的提议,“去年,他给我说、上海等地方都有宠物火化的地方,太原没有。我一听,这个很好啊,咱自己开一个,这样能让失去宠物的主人和宠物做最后的告别,也能实现无害化处理。因为按照要求,猫狗辞世后应该是深埋,要挖深两米的坑,下面还要铺厚厚一层石灰,但很多人都做不到。”

  和小张的想法达成统一后,小刘辞去了银行的工作,然后着手办相关手续,定做符合环保要求的火化炉、装修……今年5月,开始为失宠人(圈内对失去宠物的人的称呼)提供服务。

  辞去银行的工作不惋惜吗?小刘说,不惋惜,因为现在做的事情是她想做的。而且,一般宠物辞世后,很快就会被送来,所以他们是24小时提供服务。从5月到现在,他们总共提供了十几次服务,很多是晚上送过来的,“从晚上10点忙到后半夜是常有的事儿,有时候甚至是从凌晨两三点忙到天亮。一接到活儿,我们就得赶紧过来,没办法再做其他正常工作。”小刘说。

  以前,在网上经常会传一些给宠物告别的图片,花床上,是盖着往生布的宠物遗体。在告别室,记者看到了图片中的告别花床,厅的正中间是一个方形的床,床周摆满了粉色和白色的花。靠墙放着一张桌子,桌子上摆放着插有白色百合花的花瓶、烛台。

  “我们一般会先给宠物做遗体清理,让宠物能够干净、体面地走。”小刘说,到目前为止,送过来的宠物还没有寿终正寝的,有被撞死的,有突发心脏病死亡的,有意外闷死的,还有感染细小病毒死的。20日晚上火化的一只阿拉斯加,刚5个月大,就是被细小病毒夺去生命的,病中又拉又吐的,清理起来就很费劲。还有被车撞的,经常身上到处都是血,也难清理,差不多需要半个多小时。清理的时候,他们会戴口罩和手套,一方面是为了防止病菌,另一方面也是对宠物的尊重,“主人也不愿意我们的手直接碰触宠物。”小刘说。

  清理过后,是,然后是告别仪式。“有的失宠人会快一些,用5—10分钟,有的失宠人需要的时间比较长。”小刘说,他们在场的时候,失宠人都会克制自己的情绪,那种悲伤难以出来。所以,他们会把告别室的门关上,让失宠人和宠物单独待一会儿。

  火化室就在告别室旁边,小刘说,他们是单炉单火化,烧的是柴油,一般小点的宠物需要10—30分钟,大一些的宠物得40—50分钟。火化时,炉内温度会达到1200 。火化完成后,宠物会烧得只剩下一些炭化的骨头渣子。

  火化结束后,降温也需要半个多小时。在这段时间里,他们会和失宠人聊一聊,让失宠人的情绪慢慢平复下来。

  “印象最深刻的是8月初火化的一只贵宾犬。”小刘说,那天晚上10点半她接到电话,对方询问临汾能否给狗狗火化,她说目前只在太原有火化场所。晚上11点半,她再次接到电话,对方说他们连夜从临汾往太原赶。

  打电线多岁的女士,天津人,和爱人开车来临汾旅游。晚上10点多,她爱人带着爱犬“馒头”出来玩的时候,活泼爱动的“馒头”被一辆面包车撞了,因为是在河边,光线比较暗,也没有,面包车直接就开走了。“ 馒头 是那位女士3年前收养的流浪狗,她说在上遇到 馒头 的时候, 馒头 就一直跟着她,她本身就特别喜欢狗,也一直养狗。她觉得和 馒头 特别有缘,就带回家了。”小刘说,对方到了太原,已经是次日凌晨两点半了,他们忙完就已经天亮了。

  之所以开车近4个小时从临汾赶到太原给狗狗进行火化,那位女士说,他们不想让狗狗埋在离家很远的地方,又不可能拉着狗狗的遗体再返回天津。

  除了这种不想让狗狗辞世后离家太远的,还有人来给狗狗火化是不想让狗狗遗体埋在地里,他们觉得狗狗遗体几年内不能分解,就得虫咬蚁噬,而且,太原这些年发展很快,到处都在建设,给狗狗葬身的地方,说不定哪天就会被开发。

  “有的人不喜欢狗,不能理解主人对狗狗的那份感情。其实,在主人眼里,狗狗就和人一样,所以在狗狗去世的时候,他们希望能让狗狗体面、干净地离开。”小刘说,来给宠物做火化的人,没一个不哭的。他们曾经给一只金毛犬火化,当时,失宠人带来一个小罐子,因为狗狗身体比较大,留下的骨灰也比较多,“失宠人带来的罐子不够大,我们说给她一个骨灰袋装吧,她不愿意,觉得狗狗死后还被分成了两部分,后来又换了大罐子全部装起来。”

  “来的失宠人以年轻人居多,年龄最大的就是那位天津的女士。”小刘告诉记者,十几位失宠人里,只有一位男士,其余全是女性,不过,有男士陪着女朋友过来,来的都是能接受宠物火化这种方式的。

  记者随机在爱狗人士之间做了个调查,有三分之一的人表示可以接受火化。29岁的孙女士说,挖坑埋了会觉得比较随意,而火化会有一种仪式感,作为宠物主人,她会觉得这对自己、对爱宠都有一个交代。33岁的安女士也能接受火化,她养的狗狗去年离世后,因为不知道有火化的场所,当时是在太原郊区找了个地方埋了,“我觉得火化会好一些,要不然狗狗埋下去,万一过段时间又被人刨出来也不好。”安女士说她接受不了的是宠物的死亡,所以,如果在养宠物前,最好考虑清楚自己能否接受和宠物之间的生离死别。25岁的兰女士也说自己能接受火化,但接受不了宠物死亡,“不想看,不想管。”她说。

  其余的6位受访者年龄在36岁到65岁之间,他们均表示会埋了死去的宠物。段先生说,自己会直接埋了,他觉得过几年就分解了。李女士说会埋在树下,分解了就当树的肥料了。还有一位表示不能接受火化,但会给狗狗“厚葬”,比如,给狗狗放到小棺材里,埋的时候会放宠物喜欢的吃的玩的。

  2004年,太原市曾经开过一家可以给宠物火化的公司,没几年就关闭了。时间过去太久,记者已经联系不上当时这家公司的负责人,据业内人士说,当时这家公司是多只宠物一起火化,透明度没有那么高。而且,当时养宠物的人比现在少多了,能接受宠物火化的人就更少,所以后来就因经营出现问题关闭了。

  “8月以来,我们已经进行了8次宠物火化,而在之前的3个月里,也就不到10次。”小刘对自己的宠物火化事业充满信心。她说,宠物火化在太原还是新生事物,目前国家还没有相关的政策法规,去年年底在工商部门注册后,她也不知道哪个部门还管,所以还在咨询申办其他手续。不过,在、杭州等地,宠物火化都做得特别好,她相信这个行业的市场前景。

  《中华人民国动物防疫法》:病死或死因不明的动物尸体及污染物不得随意处理。同时,在国家《病害动物和病害动物产品生物安全处理规程》中,病死、毒死或死因不明的动物尸体需要或掩埋;其中,要将动物尸体投入焚化炉或用其他方式炭化;掩埋则需要掩埋地远离学校、公共场所、居民住宅区、村庄、动物饲养或屠宰场所、饮用水源地、河流等场所;掩埋坑底要铺两厘米厚生石灰;掩埋后需将掩埋土夯实,动物尸体上层应距地表1.5米以上。

  太原市动物卫生监督所相关工作人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曾表示,动物生理死亡后需要深埋处理,如果是病理死亡的话,需要通过焚烧炉来处理,也就是火化。随意挖坑掩埋,或者丢在河里、丢在生活垃圾当中,都是不可取的,会污染水源和造成病毒的扩散,使其他动物交叉感染。